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联系我们
网站首页 | 党政要闻 | 法律法规 | 乡镇风采 | 法律咨洵 | 百姓呼声 | 诉讼指南 | 案件点评 | 来信照登 | 投诉求助
英姿展示 | 法学争呜 | 关注西部 | 社会万象 | 大千世界 | 经济与法 | 以案说法 | 社会与法 | 焦点网谈 | 法制聚焦
今天是:
网站公告:   网站信箱:xiaotang85@yeah.net 咨询热线:
  您现在的位置:法制新闻网 > 来信照登 > 内容  

天津市赵鑫荣投诉书

  发布日期:2010/3/27  查看次数:2477  来源:
 
 
    案外人边仁有、边士杰等人以迟付借款为由,打砸、威逼胁迫投诉人,把座落在市中心三层底商面积339.02平米、价值550万元的楼房,以280万的超低价强迫卖给边仁有的朋友苏嘉旺;苏嘉旺为达其低价强买投诉人底商的目的,与案外人纪振华等人勾结,强占投诉人的住房至今,致使投诉人有家不能归、干扰投诉人正常营业、肆意破坏投诉人的财产、威胁投诉人人身安全;苏嘉旺依仗其岳父南开区鼓楼街党委书记姜纯,通过南开区主管公证处的司法局副局长寇德禄拟定了“违法协议”并进行“无效公证”,使其非法行为合法化;依仗其岳父职权干预司法,280万元的房款苏嘉旺只付了200万元,就强行把投诉人的底商过户到他的名下;并把投诉人商场内价值60多万元的财物据为己有、利用公证处的“违法协议”、“无效公证”以取得巨额非法利益;砸坏投诉人会议室会议桌、椅子、奖牌、奖状及展柜;案外人边仁有等五人每天在投诉人店堂内、会议室内吵闹、睡觉、使投诉人无法正常经营、逼迫投诉人签字,非法行为合法化血泪控诉书。 
    投诉人:赵鑫荣 女住天津市    
    被投诉人:苏嘉旺 男  住天津市红桥区洪湖南路
    投诉请求事项:
    请求区委书记批示公安经侦支队立案侦查苏嘉旺依仗其岳父南开区鼓楼街党委书记姜纯,与案外人勾结,打、砸、闹威逼胁迫投诉人签订无效合同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经济犯罪团伙,以正国法,还投诉人清白,让犯罪分子承担法律责任和后果。
    事实和理由:
投诉人怀着痛苦的心情,泣泪潸然写下这份房屋买卖的真实情况,请区委书记为投诉人主持公道。
    一、苏嘉旺与案外人勾结,以借款迟付为借口,低价强买投诉人底商。 2008年3月10日,投诉人因经营急需资金,通过案外人边仁有,误向案外人边士杰等高息借款200万元。还款日期是2008年7月10日。因资金未到位,案外人边仁有、边士杰、纪振华等便采取胁迫手段,肆意毁坏投诉人私人财产,威胁投诉人人身安全,以此达其低价强买投诉人底商的目的。仅在2008年7月30日——2008年11月16日期间(苏嘉旺锁上投诉人底商),就发生如下一些事件:
    1、2008年8月1日,案外人边仁有、边士杰等一直在投诉人底商,不让投诉人离开,从早晨9点闹到夜里11点,逼投诉人签下:“委托边仁有全权代理底商过户手续的协议”。
    2、2008年8月5日,案外人纪振华在边仁有的指示下,砸坏投诉人底商内会议室的门。
    3、2008年8月6日,案外人边仁有砸坏投诉人会议室内会议桌、椅子、奖牌、奖状及展柜。
    4、自2008年8月1日—8月28日,案外人边仁有等五人每天在投诉人店堂内、会议室内吵闹、睡觉、使投诉人无法正常经营。
    5、他们打、砸、闹目的是:逼迫投诉人把座落在市中心面积339.02平米,价值550万元 (天津新傲房地产价格评估咨询有限公司评估的见附件⑤)三层楼房的底商,以280万元的超低价卖给案外人边仁有、边士杰他们的朋友苏嘉旺:议定价格、付款方式、定协议、办公证都是案外人边仁有、边士杰和苏嘉旺他们办理的(当时此底商的房产证在边士杰手里、借款时抵押的,(见附件⑥借款协议和房屋抵押协议),投诉人只是在他们逼迫下签字。
    2008年8月22日上午,案外人边仁有曾在投诉人底商门前叫“看来不弄死两口子,这个房卖不成了。”(高克文有记录,他是南开区政府干部七十多岁,给投诉人看门的。见附件⑧(1页))这明显是在威胁投诉人,投诉人意识到自身安全已无保证。
而且这个底商只能卖给案外人边仁有的朋友苏嘉旺:2008年8月22日,案外人边仁有对苏嘉旺的母亲说:“闫姐,这房子(投诉人的底商)就卖给嘉旺了,谁也别搅和,谁阻拦我就先把谁弄死”(高克文有记录见附件⑧(1页))
    所以,2008年8月21日,天津南开区东南角拆迁办公室负责人方站长给305万元买此底商,案外人边仁有说:“你给多少钱就是不卖给你,赶紧走”见附件⑧(1页)。
     以上则是苏嘉旺和案外人勾结,强买投诉人底商的全部事实中的 几件。他们企图通过威胁、逼迫、打砸、吵闹办法,使其低价强买底商的非法行为合法化。他们利用关系,干预司法。
    二、苏嘉旺利用其岳父职权,拟定了“违法协议”和“虚假公证”,以此为低价强买投诉人底商的手段。(见附件④)
苏嘉旺为使他低价强买投诉人底商具有合法性,利用其岳父姜纯是天津市南开区政府干部(姜纯现任南开区鼓楼街党委书记)职务之便,打通了南开区司法局主管公证处的副局长寇德禄,利用寇德禄主管公证处的权力,拟定了“违法协议”,并予以“公证”。
    1、2008年8月22日下午三点左右,苏嘉旺给天津南开区司法
局主管公证处的副局长寇德禄打电话说:“姜纯是我岳父,他给您打电话了吗?我有事去公证,麻烦您。”他打电话时我在场。可查电话,
寇的办公室电话是:022—27349955。借私人关系利用职权,这就为公证处的不公正的“公证”埋下伏笔(见附件⑩)。
    2、2008年8月22日下午四点苏嘉旺及案外人边仁有、边士杰
等五人把投诉人叫到公证处,孙慧敏当时不在公证处,是寇德禄把孙慧敏叫回公证处的。寇德禄对孙慧敏说:“这是(指苏嘉旺)鼓楼街姜书记(姜纯)的姑爷,他要做公证,你帮他安排吧”。孙慧敏把苏嘉旺单独叫到另一房间,嘀咕一阵后出来告诉我们:“28号来办理”。
    3、购房协议、公证书都是公证员孙慧敏一手操办的。公证后叫投诉人签字,但公证书至今未给投诉人。2008年9月、1 0月、11月、12月投诉人多次找孙慧敏要公证书都被她拒绝,推说“苏嘉旺都领走了。”当苏嘉旺起诉后,投诉人在法院看到“购房协议"和“公证书”复印件时,协议书被公证处作了手脚: 协议书:第四条中的1,划横线处,原协议是:“如果办理土地出让手续未超过45天,腾房交钥匙最短不低于45天”。他们改写的是:“腾房交钥匙最长不超过45天”。两相比较显然是更不利于投诉人:“不低于45天”其限在满45天之后,“不超过45天”其限在满45天之前。他们私下偷改了协议,这就是公证处不给投诉人公证书的原因。
    4、2008年9月投诉人找到房地产行政管理部门咨询:房屋买卖必须:
   ①具有房产证、土地证。
   ②必须到房地产主管部门签定格式的合同备案。
   ③交易款要通过房地产交易中心指定的银行收付。
   而他们胁迫投诉人卖的底商:
   ①      没有土地证。
   ②没有到房地产主管部门签定合同,而是到公证处,但公证处不备受理房屋买卖的交易资格。
   ③交易款未通过指定银行,而直接被案外人边士杰等拿走(有收据为证)。
    三、苏嘉旺利用“违法协议’,“虚假公证",低价强买投诉人底商
    苏嘉旺和案外人边仁有、边士杰、纪振华等勾结,‘利用“违法协议”、“虚假公证”,为达其低价买走底商,叫边士杰等更进一步向投诉人施加压力,详情如下:
    1、苏嘉旺付投诉人房款150万元,收款、点款都是案外人边士杰他们亲手办的,案外人边士杰等直接把钱拿走,只逼迫投诉人签字。 (见附件⑦(1页))
    2、2008年9月,投诉人找天津新傲房地产价格评估咨询有限公司评估后,此底商价值550万元,苏嘉旺与案外人他们商定的价格280万元与此相差悬殊,而且逼迫、威胁投诉人,案外人纪振华多次扬言:“叫赵姐一步回到解放前。”在他们这样的逼迫下,投诉人决定此房不卖,筹款给他们。
   投诉人于2008年10月13日去公证处找孙慧敏,告诉孙慧敏这房子我不卖了,正在筹款给苏嘉旺退款,孙慧敏表示不同意,又于2008年10月14号将此话告诉苏嘉旺,2008年10月18日,苏嘉旺以执行协议为由,强行付款50万元与边士杰等,同时逼投诉人签字(见收条)。
   就这个所谓的“协议中’’的第三条中2“乙方在甲方办理完土地出让手续并确认房管部门给予办理权属过户手续后向甲方支付人民币(大写)伍拾万元整”。但苏嘉旺在一切手续不具备的情况下则强付50万元,款被案外人边士杰等拿走(见附件⑦(2页)。
     3、苏嘉旺又于2008年1 1月7日上午,把案外人边仁有、边士
杰等一起叫到投诉人底商,苏嘉旺拿出二张银行卡对边士杰等人说:“这两张卡里有80万,你们叫赵姐把房腾了,这钱你们立刻拿走”。(高克文有记录(见附件⑧(2页)。就其所谓的“协议”中:“第三条中的3乙方在甲方办理完权属过户手续后……剩余购房款捌拾万元一次性付给甲方。”但苏嘉旺在任何手续不具备的情况下,要强行付清款,想造成低价强买此底商的既成事实。
    以上则是苏嘉旺利用“协议”、“公证”、利用案外人对投诉人的逼迫,低价强买投诉人底商的实际情况。
    4、苏嘉旺为达其低价强买此房目的,在任何手续都不具备的情况下,伙同案外人给投诉人施加压力,逼投诉人腾房。为此,边仁有、边世杰、纪振华等对投诉人的专卖店和投诉人家里做出了一系列不法行为:
    (1)苏嘉旺于2008年11月16日下午锁了投诉人专卖店投诉人有店不能经营,失去生活来源。2008年12月30日又叫南开法院封了投诉人的店铺。
    (2)苏嘉旺2008年8月28日,付款给案外人边士杰等150万元后,案外人边士杰等2008年9月1 9日又到投诉人底商吵闹,并叫投诉人马上给苏嘉旺腾房,同时案外人纪振华、曹静吃住在投诉人底商,投诉人更无法营业。
    (3)苏嘉旺伙同案外人纪振华2008年11月24日上午把给投诉人看门的70多岁的高克文叫到专卖店强行逼他腾房,并把高克文手抓破。
    (4)同时在当天(2008年11月24日)中午案外人纪振华就住进了投诉人家里,直至现在。理由是:逼投诉人给苏嘉旺腾房”, 投诉人有家不能回。
    (5)2008年l 2月10日晚8点,纪振华又砸了投诉人家好多东西,南开区广开派出所有案可查。
(加图片343号)


    (6)2008年12月14日下午苏嘉旺又把案外人边仁有、边士杰等叫到投诉人家,边仁有砸了投诉人家东西,并大声叫骂:“这房子不卖都不行”。
(加图片413号)
    苏嘉旺说:“这房子我买定了,她(指投诉人)不卖,我剁了她全家”。(高克文有记录(见附件⑧(2页))。
以上则是苏嘉旺与案外人勾结对投诉人的逼迫,能说明这是一桩公平,合法的买卖吗?
     四、苏嘉旺依靠其岳父干预司法、法院执法不公。
     2008年12月25日苏嘉旺又伙同案外人边士杰在两个法院(南开区法院东丽区法院)起诉了投诉人。
 当苏嘉旺利用“违法协议”“虚假公证”达其强行低价购买投诉人底商目的,又利用其岳父姜纯职权干预司法公正。
“没有土地证的房屋,不具备上市交易”,投诉人的底商根本就没有土地证,此底商不具备交易条件,又没有按房屋买卖的法定程序办理,南开法院、一中级人民法院、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是法律的执行机构,为什么对此置之不理(见附件①②③)。其原因如下:
     l、苏嘉旺扬言说:“法院里我有人!”这“人”指的是谁呢?
    2、据南开法院法官讲:“没有土地证是不能交易的,购房协议、公证应该是无效。”但南开法院却以这个“违法协议”“无效公证”作了判决的依据。他们是否就是苏嘉旺所说的那个“人”呢?(见附件⑩)
     3、这里更值得注意的是:苏嘉旺之岳父姜纯,是南开区鼓楼街党委书记,在南开区任职30余年,而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正是座落在鼓楼街姜纯的管辖之内,作为鼓楼街书记的姜纯和一中院的领导层早有来往。(见附件⑩)所以,第一中级人民法院2009年6月19日所谓开庭,只有审判员吕志杰一人审理此案,仅用十分钟的时间(9:18分—9:28分)即结束,(2009年6月20日、6月21日是公休日)而在2009年6月22日即下判决。这就是执法不公。
    4、另外南开法院、鼓楼街同是南开区的重要单位,他们干部之间,尤其是主管领导干部之间,互相联系密切,这也并不是什么秘密。所以凭借姜纯的关系,苏嘉旺说:“我法院里有人。”这确实是很重要的证据。(见附件⑩)
    5、更有甚者:2009年7月24日,投诉人在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于2009年9月1日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通知已立案。但于2009年10月27日苏嘉旺在南开法院的支持下,把投诉人价值550万的底商只付给案外人200万元,已强行在南开区房地产管理局产权科将此房过户到他的名下,现已装修好开始营业,办理这一切手续,都没有投诉人的签字。
(加图片437号)
    苏嘉旺利用其岳父职权,干预司法,造成执法不公,严重地践踏法律的公正性,给投诉人精神上造成了巨大压力,荣誉上蒙受巨大耻辱,经济上造成巨大损失。
    五、苏嘉旺利用非法手段,强行购买投诉人底商的过程中,给投诉人荣誉、精神、财产造成了巨大损失。
    1、于2009年11月1日—11月1 3日苏嘉旺把投诉人商铺三层楼的东西价值60多万元的货物(进口渔具、虎骨酒、健康产品等)全部拉走(包括办公用品、会议室的一切东西),据为已有。
    2、投诉人专卖店是无限极公司天津地区唯一的《形象典范店》在无限极公司网站上都有注册,在全国30多家分公司和上万家专卖店中是有威信的,在全国也是首屈一指的,就这样被苏嘉旺毁掉,直接销售损失300多万元,投诉人个人奖金收入损失30万元,经济损失达100余万元。
    3、投诉人在无限极天津分公司连续四年销售第一名(2003年一2007年),在无限极公司获得几十张荣誉证书和奖状。苏嘉旺的母亲闰玉兰2009年6月19日在一中院开庭时大声叫骂,口出秽语:“我叫你(指投诉人)在无限极干不下去,你是个骗子……"。到现在,凡是有人去投诉人底商的,闰玉兰就说:“赵鑫荣是骗子,骗人家钱,叫人家把房子弄走了。”无限极公司里好多人都知道这件事,给投诉人造成的荣誉损害和精神伤害是无法用金钱估价的。
    4、此底商是投诉人用来维持生活的,从2008年11月16日苏嘉旺锁了投诉人的底商门,投诉人有店不能经营,没有了生活来源。苏嘉旺又唆使案外人纪振华自2008年11月24日强住在投诉人家中至今,自09年夏天,案外人纪振华在投诉人的卧室中养了20多只鸟(附相片),投诉人曾多次找广开派出所、南开分局、市公安局均不能解决,投诉人起诉到南开法院,2009年9月18日南开法院判纪振华腾房,但至今近半年时间,南开法院执行庭调换了三个法官(郭、薛立钢、于钟亮)均不予执行,包庇纪振华,投诉人有家不能回。投诉人已是60多岁的人,家里帮投诉人看门的是一位80多岁的老人,他们这些人都是30—40岁的人,经常在投诉人家漫骂、喝斥、砸东西。2010年1月16日高克文被他们闹的血压100~2l0,住进了医院,给投诉人的身心造成了极大伤害。
(加图片452号)
      一年多来,投诉人每天生活在恶梦中,有店不能经营、有家不能回,投诉人失去了正常人的生活。
    上述事实足以说明:苏嘉旺及那些案外人边仁有、边士杰等敢于蔑视法律,胆大妄为,低价强买底商,是与法律机构中存在“执法不公”有直接关联的,恳请领导派人详查!  在两审判决后,投诉人找了天津、北京近二十几家律师事务所、天津房管交易所进行咨询,都认为公证的是无效合同。有的律师说:“退一万步说,即便协议有效,对于房屋这一关系到生计的特殊物件,在未完成交易时,也有权终止交易。”天津市房屋置业有限公司经理讲:“房子交易的基本条件不具备(没有土地证),怎么能交易呢?”
    从上述种种事实,可见苏嘉旺与案外人勾结,对投诉人施以威逼胁迫,干扰投诉人的正常营业,毁坏投诉人的财物,又利用其岳父职权,炮制“违法协议”、“无效公证”,然而利用这些,胁迫投诉人签字,企图低价强买投诉人的底商,以取得巨额非法利益,更有甚者,依仗其岳父姜纯职权,干预司法,以执法不公来达其强买的目的,就连这低价280万元的房款,苏嘉旺也只付了200万元,就强行把投诉人的底商过户到他的名下,并把投诉人商场内价值60多万元的财物,他也据为己有。这是任何法制社会所不能容忍的,也是任何一个有公民权利的人不能忍受的。为此,投诉人含着眼泪,哭诉如上,期盼区委书记,还法律一个公道!  
    投诉人 :天津市南开区赵鑫荣(签印)
    2010年3月 26日
打印文章  关闭窗口      
 
    点击·排行    
甘肃省天水市运输公司违犯国家明文规定,拒
从法理学的角度看公民的受教育权
视频监控下的疯狂与覆灭
用真情接访---化解矛盾促进和谐
方舟子遇袭案告破:嫌犯肖传国被捕
赵某诉潘某等侵权纠纷案案例分析
十六年民事纠纷终被化解
记者来信:六条年轻生命溺亡再敲水中救援警
涉案金额3.85亿余元 全国最大洗钱案合
珠三角部分家庭欲“逃离”一线城市 摆脱伪
    热门·图文    
村干部 无视法律 侵犯民权 逍
[测试数据]银行危机重挫英镑
[测试数据]原三鹿集团董事长田
[测试数据]湖南男子连杀5人被
    最新·发布    
吉利汽车再惹争议:以体量为筹码逼供应商降价
吉利汽车再惹争议:以体量
一则本该奔走相庆的喜报,却让吉利汽车陷入了被动。 2018...
· 曝漳州都市医院黑的很有特色不把你钱包掏完
· 贵州威宁飞华集贸改建工程公司诈骗农民土地
· 天一国际商城骗子骗局!天一国际商城骗子骗
· 贵阳脑癫医院黑心骗子医院,迟早关门
· 石家庄蓝天医院是黑医院大骗子,只会坑人骗
· 消费者投诉:洪山区高富帅男士亚健康调理中
关于我们 | 版权申明 | 合作加盟 | 诚聘英才 | 联系我们
地址:中国
CopyRight(C)2006-2018 法制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单位地址:
中国